首頁 > 文體 > 正文

野馬川

因為是“川”, 野馬川成了赫章平曠宜居獨具水鄉氣息的小鎮。也因為“川”,它又是赫章甚具文化底蘊的地域。

在赫章,無數條發脈于貴州屋脊韭菜坪的山梁,橫亙全境,將版圖填塞成崇山峻嶺,深溝大壑。于是這塊高原腹地上,平川稀少,大河罕見,田疇寥寥。可上天卻特別眷顧野馬川,讓這里一馬平川,河流蜿蜒,田壩相連,集山光水色、鐘靈毓秀于一身,將它變成了高原富庶地,河谷米糧川。這,無疑是野馬川的福祉。可是,這塊土地也因其獨擁平川大河,而過早被鋤犁開墾,馬蹄踐踏,烽火熏染。于是盡管它聲名赫赫,卻也承受過太多的酸楚無奈。

作為一個地名,野馬川無疑很表意和具象。可一旦深究其淵源,卻爭議多多。漢字學里,“川”為象形字,左右兩劃代表岸,中間一豎是流水,恰似河流形狀。由是,漢學家認為,野馬川是野馬出沒的平川。而彝學家則認為,它是彝語“溢莫珠”的轉音。“溢莫”即指大河;“珠”指沖子或壩子。“溢莫珠”意為有大河流淌的山沖或壩子。同樣,在民間傳說和史料里,關于野馬川的來歷也眾說紛紜。民間一說,野馬川源于諸葛亮南征。據傳蜀漢年間,馬忠遣張益進軍西南夷,至野馬川,只見蘆葦叢生,野馬馳騁其間,故得名“野馬川”。就此,家鄉先賢,曾以野馬川河南岸的“控馬山”為憑,用以印證野馬川是“養馬川”諧音。可細究起來,即便此地真為蜀軍養馬之所,也仍然與《大明一統志》“夷人養馬于此”的記載相去甚遠。另據《大定府志》載,野馬川源自明萬歷二十八年(1600年),貴州巡撫郭子章所撰的《乾河橋碑記》:“夏秋暑雨,四山攢簇,眾壑奔騰,百道瀑泉,傾搖并下;平地丈余,湍激澎湃,如萬馬奔馳,不可韁絆,故名野馬川”。

顯然,此種說法,雖出自官員手筆,但也僅是一家之言。因為,無獨有偶,在與赫章野馬川相去不遠的烏蒙腹地——云南會澤縣待補鎮,也有一個野馬川。據說該地名應為 “飲馬川”。因為明代,云南東川每年要向朝廷進貢四千匹“烏蒙馬”,由于會澤待補鎮西南一帶地勢開闊,水足草肥,又為通往省府之要道,于是便成了馬群集中休息的地方,“飲馬川”之名由此得來。后來,在口口相傳中,“飲馬川”被念成了“野馬川”。如此,不難看出,郭子章將洶洶流水比作萬馬奔馳,繼而名之野馬川,此種說法雖然詩意,但依然失之草率,難以自圓其說。

關于野馬川的來歷,綜觀諸種史料傳說,似乎均有理有據,言之鑿鑿。可又語焉不詳,難以采信。但若仔細分析,卻共同印證了一個事實——野馬川屬平疇沃野,大河奔流,水草豐茂之地。

現實里,野馬川確乎如此。千百年來,倒流河自東向西洶洶而來。這條來自深山峽谷、奔騰不息的河,像一把利刃,肆意地切割著兩岸群山,剔剜著山間泥土,將光禿禿的裸巖、白森森的山體拋在上游,而將黑黝黝的肥泥、油潤潤的沃土攜到壩子里。爾后,一如溫婉慈母,用柔軟胳膊緊緊摟住野馬川,讓這里平曠無涯,水盈草茂,鮮花盛開,稻谷飄香。由是,有人說,野馬川壩子,是赫章東部文明的“胎盤”,而其間的倒流河,則是滋養這方文明的“羊水”。

是的,野馬川,因了倒流河亙古不息的淤積沖刷,滋潤哺育,才贏得了開墾的歷史先機,最早變成了烏撒東部名川,南夷教化之地。據《威寧縣志》載:“明代烏撒屯田,規模宏大……傅友德長子傅正文為屯田長,屯墾于北屯一帶……劉華屯干河橋、野馬川一帶”。毫無疑問,既是軍隊駐扎屯田之所,必定為戰略要地。野馬川,自古就是川蜀入滇、烏撒通畢的干道。不管朝代如何更迭,它都是烏撒疆域的東大門,倍受統治者重視。因此,自明初始,野馬川便設“百戶所”,成為烏撒四十八個軍屯之一,最先委任了屯田官。后又屢次被烏撒衛、威寧州或大定府列為開墾教化之地,境內先后設立過遞運所、驛站、塘、鋪、集市。如此,不難想象,地處交通要津的野馬川,曾經歷過何等的繁華:一撥撥驛丞商賈,流官士人,清晨自七星關出發,經江南屯,上七里溝,過平山鋪,下三道水,風塵仆仆,迤邐而來。當翻過橫亙東邊第一重大山——平山,到野馬川壩子時,日已正午。馬乏人困的他們,定然要在此稍作休整,或飲馬吃飯,或逛市游街。爾后,待日頭偏西,才過干河橋,上烏木鋪,爬水坡溝,奔赫章、威寧、宣威、昭通而去。

當然,野馬川的繁華,除地處要津,獨具戰略意義外,更重要的還是它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。這里地勢平曠,水源充足,氣候溫潤,是開田種稻,建舍結廬的理想場所。而正是諸般優越條件,讓屯田官兵欣然定居,世代于此生息不止。以致野馬川至明天啟初年(1621年),“其間生聚不啻以萬數計”(羅金睿《萬人墳記》載:“野馬川為明之軍屯,洪武初年設軍三百余戶,至天啟初已二百余年矣,其間生聚不啻以萬數計”)。旺盛人氣、宜人環境和豐富物產,讓野馬川成為烏撒東部的米糧川和繁華鬧市,也成為朱、劉、陳等姓若干移民的安樂窩和生息地。自然,野馬川壩子也因此而步入了良性循環。因一代代野馬川人不懈的墾殖耕作,才有了羅家壩、朱家壩、陳家壩、馬夫田、七十畝、干河壩等千頃良田;才有壩子四周從麻初寨、石板塘、新營、大田、街上、陶家灣直至山腳、大寨一帶,那屋舍儼然,桃紅柳綠的小阜平岡,以及四山稻麥青青,果樹排排,蔬菜行行的坡峁塬梁。同時,也因有如此宜居的田園風光,恬靜的俗世生活,才又吸引來一茬茬籍貫不同,姓氏不同,文化不同的新移民,扎根繁衍,相互融合。最終,人口增長又加劇了人們對地土的墾殖擴張。如此循環往復,野馬川壩子才村莊相接,水田漠漠,白鷺翩翩,稻谷飄香,變成了烏蒙西部山地農耕文明的典范!

也因人口眾多,姓氏龐雜,野馬川的家族文化和地域文化才大放異彩。從張姓的“百忍堂”到李姓的“隴西郡”,劉氏的“彭城堂”到周氏的“愛蓮堂”……種種堂號郡號,無不傳承著先祖的偉業勛績,科舉功名,彪炳著先世的嘉言懿行,情操雅量。由是,在這塊山間壩子里,自明代開始濡染中原文明后,就極度重視教育,歷代不乏可圈可點的文人雅士,秀才舉子。

迄今尚能在《大定府志》及相關史籍里稽考姓名,功名,生平事跡者,似乎各姓皆有,而其中尤以朱、劉、陳等姓為最。延至今日,野馬川更是人才輩出。在新營、大田、陶家灣一帶,可謂“專科家家有,學士遍地走,碩士博士就在家門口”。甚而,部分人家,一門多碩多博,兄弟姐妹皆為高級人才,悄然走出大山,為祖國發展做貢獻。

據此,稱野馬川地靈人杰,可謂實至名歸。然而歷史洪流往往不會讓一個地方安寧富庶得太久。自明天啟二年(1622年)始,野馬川便屢遭兵燹。據《萬人墳記》載:“……忽遇西夷之變,竟入洞(南沖洞)以避,夷人攻之不克,遂以火焚之,男女萬余悉斃洞中,無一生者……”爾后,吳三桂平西、哈元生剿撫烏蒙土官、石達開西征、陶新春起義、岑毓英圍剿,及至梁玉順起義、周西成出兵、唐繼堯援川……無不與野馬川相關。而諸多事件盡管均已蒙上塵煙,可至今仍能從諸如干河橋、南沖洞、金山摩崖等殘存古跡上,嗅出歷史的腥風血雨,感受到先人的酸楚。

青山不朽,綠水長存。而今,時代又賦予了野馬川新的內容。人們正夜以繼日地將它重塑,竭盡智慧地將它規劃、包裝、打造,以期將其變成種種時髦名詞和飆升指標。此刻,我們深信,它正逐漸變成一匹奔騰的野馬……

責任編輯:羅星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北京11选5开奖号码 股票推荐网站在线支付 山东11选五5开奖 云南11选5开奖直 哈尔滨麻将免费单机版 陕西快乐10分 雷速体育篮球比分直播 南宁麻将大大七对怎么算 188比分直播网 甘肃十一选五今日开 下载欢乐麻将真人版 2018cba比分结果 上海11选5走势图 今日竞彩足球比分推荐分析 亿配资 11选5的走势图 7n足球比分网